推荐阅读:偷天换日2 修魔高手在校园 填房重生攻略 制霸三国之最强系统 韩娱之我只爱少时 都市无敌医圣 遭遇过打击的股神 一剑独尊 断命师

第28章 过


    陈律说完话,轻轻的低下头撕咬她,肩胛骨锁骨,不疼,就是有点麻。

    他的双手紧紧的禁锢着她的腰,她几乎就是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陈律,你搞清楚,我是徐岁宁。“徐岁宁说,“你睡了我,我会跟你妈告状,你到时候就不得不娶我,那多不好啊。你要好大波妹子这一口,外头有的是。“

    他顿一顿,视线若有似无的往下瞥了一眼,拉开衣领,裹挟小红莓。

    眼神挺清冷,可做的不是人事。

    徐岁宁给气晕了。女生在受到危险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保护自己。她想也没想就抬起手,一巴掌就这么呼到了他脸上。

    陈律眼底微冷。

    别人喝酒了眼神茫然,他倒好,越发凌厉,眯着眼睛,渗人的慌。

    徐岁宁抖了抖,担心惹怒了他,按照他的智商,到时候把她给咔嚓了指不定都能逍遥法外。她红着眼睛说:“是你逼我的。“

    陈律凉凉的笑了笑,冷冰冰:“没人对我动过手。你今天要不让我进去,这事恐怕过不去了。“

    “陈律,你这个疯子。“徐岁宁一边怕,一边忍不住骂道。

    他冷冷的解开皮带,徐岁宁听着声音,心惊胆战,他抱起她转了个身,她就成了下边那个。陈律熟稔的除去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就是个傻、逼,你跟姜泽一样,就也该进去!“她气的眼泪又出来了,簌簌往下掉。

    陈律阴狠的说:“徐岁宁,想想你爸。“

    陈律今天可太邪门了。

    “想想你爸“四个字,让她心都是一揪一揪的,麻到头皮都像被人给掀了起来。

    徐岁宁被他说的怕了,一动不敢动,连眼泪也不流了,双手紧紧的抠着沙发皮,但是是妥协了。

    陈律这回狠得吓人。十分莽撞,徐岁宁的腰被他握着,连躲都躲不了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可太惨了,不应该让那个美女打车走的,不然今天承受这些的就不会是她了。惨到她为自己哭泣。

    她以后一定不做烂好人了。

    陈律真的像极了野兽,也不管她到没到,全然只顾自己。

    徐岁宁后面没力到只能抱住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陈律像是没听见,偏偏折腾得她忍不住发声。

    他从头到尾眼神清醒,像是一个局外人一样。没有半点表情的看着她脸上的变化。徐岁宁不是木头,到底是有反应,面色潮红。

    “有这么爽么?“他似乎有些讽刺的笑了笑,风轻云淡的吐出两个字来,“贱、货。“

    徐岁宁不确定他是不是认错人了,以为她是周意。这种平常斯文禁欲的男人说出这种脏话,显然是在极其生气的情况下,或者本身闷着骚。

    可她没力气探究什么了,她太累了,什么也不想管。

    或许她该拿把刀捅死陈律算了,可她有父母,干不出这事,事情也没有到那么差的地步。

    徐岁宁在他结束的时候,就翻了身。

    陈律的腿还贴着她的,她隐隐约约觉得他还在发抖,余韵显然还没有过去。

    徐岁宁想去洗个澡,身上全部沾染了他难闻的酒味,只是她什么也不想动,这一天,糟糕透了。

    好在徐岁宁身体透支的太厉害,最后还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醒来时,陈律已经不在床上躺着了,她听见楼下似乎有交谈的声音,她听见了什么什么复发,然后她起了身,走路怪异得很,可她还是下了楼。

    她下楼的声音惊动了正在讨论的两人。陈律回头不咸不淡的看了她一眼,而另外一位似乎有点惊讶,看了看陈律。

    陈律神色不变。

    “这两盒药,你先吃着。“那个男人说,“复发一次,就得小心了。看看后续会不会有什么问题,会不会再犯,你这都几年没犯过了,按道理来说不应该。“

    陈律伸手心不在焉的捏了捏药盒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点事,就先走了,你有问题,随时联系我。“

    “嗯。“

    医生离开的时候,又瞥了眼徐岁宁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陈律生病了?昨晚那生龙活虎的模样,可不像是一个生病的人。

    徐岁宁皱了皱眉,她真的太渴了,是下来找水的,当然她也马上就要走了。路过陈律时格外小心翼翼,不确定他这会儿酒有没有醒彻底。

    陈律扫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看来是恢复正常了。

    他这会儿还穿着睡袍,胸口抓痕真的算是惨不忍睹了,她都忘了她昨天有这么狠。

    徐岁宁移开眼,疏离的说:“你已经用我父亲威胁过我一次了,而我也配合你了。希望你以后别再用这种威胁。“

    陈律捏了捏眉心,道:“抱歉。“

    “还有,昨天跟那个车主私了,花了五万块,我代付的,麻烦你转给我。“

    陈律挑眉道:“有这回事?“

    “你朋友在场,她可以作证。“徐岁宁吃身体的亏也就吃了,钱的亏她是无论如何也不肯吃的。

    陈律问她要了收款码,转给了她。

    他显然也还没有休息好,很快上了楼,徐岁宁同样也没有休息好,但是她得回去休息。只不过双腿走路都是软的,她走到门口,就蹲下来休息了。

    陈律看她可怜,朝她走了过去,道:“你在这边休息吧,晚点我送你回去。“

    徐岁宁不肯,陈律也便没管她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他换了身睡衣出来,从窗户往下看时,她依旧坐在原来的位置。

    陈律算是难得发一回善心,下去把她给抱上楼了。过程当中避开不应该碰的地方,跟昨晚比起来。简直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真的只是因为喝酒喝多了?

    可徐岁宁也不愿意花心思去想他的事情,沾到床,几乎就又睡着了。

    再次醒过来,看见陈律坐在沙发上抽了支烟。

    她坐起来,被子滑落,一时半会儿,徐岁宁也没有发现自己这会儿里面的衣服全开了,黑色小衣服都露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“

    陈律声音没有一丝起伏,灭了烟头。

    “我要回去了。“徐岁宁说。

    陈律淡淡。“大概得等一个小时。“

    徐岁宁想,他大概今天要去医院上夜班,估计是想顺路一起,跑两趟确实也麻烦:“行。“

    她又倒了回去,她不想跟他有什么交谈,如果不是张喻今天没空,她刚才那会儿就走了。

    陈律看了她一会儿,松了休闲裤带。

    等到徐岁宁被掀开被子,随即陈律欺身上来的时候,她整个人先是呆了一会儿,摸不清这个走向了,然后就开始推他。

    “陈律,你别太过分!“她皱着眉道。

    陈律道:“不会像昨晚那么过火。“

    只不过,态度依旧强硬。

    徐岁宁想着清醒的时候挤两滴眼泪,应该能让他看清楚自己在干什么,只不过陈律实在不是怜香惜玉的主,还是霸道的继续。

    她有心无力,难受得要命。

    陈律道:“你不是很会提要求?这个时候装烈女就没有什么意思了。你徐岁宁之前干得出勾我的事,就不会排斥跟我干这个。你倒不如好好想想,想从我这里要什么。“

    徐岁宁被他的话说得下不来台,她这个人,确实没把这种事看得多重要。但也不至于他说的那么不堪,她笑了:“你能让姜泽再也不来骚扰我吗?你又能不能让我爸的病痊愈?“

    陈律挑了挑眉,道:“我当然能。不过你徐岁宁得让我看到你值那个价。“

    “我不会相信你的,你这个骗子。“

    陈律只道:“别咬。“

    说的当然不是上边。

    徐岁宁一动不动,索性任由着他去了。反正她这会儿手机开了录音。陈律要是再骗她,她大不了把录音公诸于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整个过程中。陈律的手机一直在响,也有好几通未接来电。

    徐岁宁一看那些个微信头像,就知道那是陈律最近几个月,撩过的妹子。

    想一想,她又是后悔得不行,还是遗憾昨天她怎么就作死送了陈律。

    后来有一个,响了无数次。

    陈律扫了眼开店显示,就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徐岁宁这辈子这方面经验很少,也都是规规矩矩的。陈律一接电话,她难免紧张。

    他开了免提,把手机放在她旁边。

    徐岁宁赶紧捂住嘴,怕溢出任何的叫声。

    “陈律,今天几点出门吃饭?“她听出声音是昨天那个女人,她又道歉说,“昨天不好意思,我以为,我们已经在一起了。“

    陈律埋头苦干,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昨天那个女人……“

    陈律淡淡:“不熟。“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在干什么?“

    陈律咬了下徐岁宁的鼻尖,清冷道:“在昨晚那个女人的床上。“

    那边的声音变得有些勉强,道:“你就算想拒绝我,也找个像样的理由……,你一会儿不熟,一会儿怎么又……“

    陈律语调极淡:“或者你以为,我没有性.生活?“

    那边把电话给挂了。

    徐岁宁心里堵着一股气,陈律用她来拒绝外人,着实不太厚道。

    陈律把她侧着的头掰过来,道:“这也分神?“

    他果然是一个小时以后,把她送回了住处,原来等一个小时送她,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徐岁宁道:“我不相信你会永远负责我爸的开销,你先转我两百万。“

    “嗯。“陈律倒是没拒绝,离开床,他整个人又是那副疏远姿态。

    徐岁宁下了车,腿更酸了,好在张喻已经到她楼底下了。

    张喻看了眼开走的车,眼神有点古怪,说:“那个是陈律的车子吧?“

    “对。“徐岁宁说。

    “你跟陈律……“

    徐岁宁看着她,没说话。

    张喻皱了皱眉,叹口气说:“昨天,周意订婚了,跟一个国外富商,是个老头。我就不明白,陈律又宠她又有钱,还年轻有为,哪一点比不上国外的老头。“

    徐岁宁沉默了片刻,说:“别提他们了,我要上楼休息了。“

    张喻本来是来找她去吃晚饭的,只是看她这状态,也只能打消这个念头。她扶着徐岁宁上楼,在她换衣服的时候,看见她身上数不清的咬痕。

    “陈律干的?“

    徐岁宁“嗯“了一声,“他昨晚喝得很醉,一开始。好像还把我认成周意了。“

    张喻光是听着,就觉得徐岁宁惨。也想不到陈律斯斯文文的,结果一次比一次狠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去玩?先去找朋友吧。“徐岁宁说,“我刚好休息休息。“

    “你这边确定没什么事情?“

    徐岁宁摇摇头,吸了吸鼻子:“没有了,我等会儿泡个澡,然后吃个饭。“

    张喻也就没留。

    徐岁宁泡澡的时候,陈律转的钱到账了,她心里算是踏实了点。稍微松了口气。事情既然发生了,那是能捞到一点是一点。

    再晚点吃饭的时候,张喻发了几组周意的订婚照,男人着实不怎么样,不过周意是顶美的。这长相嫁入豪门当然不是事。

    陈律那儿要不是有他母亲拦着,她也能轻而易举登堂入室。

    她又想起,陈律房间里,他跟周意拍的结婚照,都还没来得及扯下来。当然,也有可能是某人不愿意撤,分手是他提的,可不一定就不惦记。

    不惦记,昨晚也不可能买醉。

    这些当然都跟她徐岁宁无关,说句实话,陈律技术好,她就当享受了,人活着就得看开一点。她是受害者,难道还要天天不开心不成?

    徐岁宁的日子当然是照过的。眼看着寒假要来了,她正好收拾收拾回家。她妈一个人照顾他爸,确实也挺辛苦的。

    不过她倒是没想到,陈律现在连大学生也勾搭,有一次她就看见他送她班上一个女生回学校,要是徐岁宁没记错,应该是金融1702的,她教她《国际贸易》这门课。

    女生看到她,还有点不好意思。说:“老师,你不要误会,我没有被他包.养。我们就是朋友,一起吃个饭。“

    徐岁宁点点头,相比之下,她才像是被他养着的那个:“不过也要小心,那个男人,心里头有人,你不要太投入。以免受伤。“

    女生弯了弯眼角:“老师,但是他真的很好啊,就算他心里头有人,但我也未必成不了下一个。“

    少女充满青春气息,自然都比较活泼自信。

    别说她了,徐岁宁一开始,或多或少也抱了点这方面的想法。

    女人都以为自己能成为改变男人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“几号放假?“她身为老师,笑着随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19号。“女生礼貌的说,“老师。这件事情你不要乱传,我怕人家说闲话。“

    徐岁宁莞尔:“我不会的,只要你照顾好自己就行了。“

    等到她走到学校门口,就看见陈律的车还停着。

    徐岁宁站了一会儿,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等自己,指不定在等其他学生也不一定。

    一直到她路过,他放下车窗,她才知道他确实在等她。

    陈律换了辆车,她甚至不会开车门。他在车里一直看着她,皱眉道:“不进来?“

    “不会开车门。“

    最后陈律给她开了。

    徐岁宁一上车就说:“我的学生,希望你不要对她太狠,小姑娘不太吃得消的。也请你别对她做那个。“

    陈律挑眉:“哪个?“

    “床上那个。“

    陈律看了她两眼,淡淡的说:“不找她,你来换?“

    徐岁宁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姜泽那边,我找理由暂时送出国了,他不会再打扰你。“陈律道。

    徐岁宁点点头,一时无言。安静了片刻,说:“你找我还有什么事情吗?“

    “看见你了,顺道送送你。“陈律漫不经心的问,“没驾照?“

    “有。“

    “我车库里,有几辆适合女生开。“

    徐岁宁说:“我也有车,没开而已。“

    陈律也就没再搭腔,一路上时不时回着消息。也不是时不时,消息是每时每刻都在进来,只不过他抽着回,徐岁宁注意到其中有一个,他回得格外平繁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说,晚上想去他那。

    徐岁宁是无意看见的,并没有偷窥人家信息的爱好,很快就偏开了头。

    等把她送回家,陈律就打起电话,开着车走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她在,他不方便给那个女人打电话,所以一直等到她下车才打。

    徐岁宁摇头叹气,陈律在渣男的道路上,恐怕越走越远了。

    职工要比学生放假放得晚,在学校空了三天之后,徐岁宁终于等来了自己的假期。

    张喻有些舍不得她,在她离开前一晚,给她开了场聚会。

    徐岁宁在各种灯红酒绿的场所,还是去的比较少的,毕竟她是个老师。

    不过张喻也照顾她,邀请的都是一些比较正经的朋友。

    洛之鹤来,徐岁宁还挺高兴的。

    “宁宁。“他喊她。

    徐岁宁道:“你怎么也来了?“

    “来送送你,几号回来?“

    “估计要过完元宵了。“徐岁宁想了想,客气道,“回来咱们一起约饭吧,或者我亲手给你们做也行。“

    洛之鹤道:“你住b市哪个区?“

    “上白区。“

    张喻说:“鹤哥,你问那么详细做什么?“

    洛之鹤顿了顿,说:“都是朋友,随口问问。“

    他的话音刚落,就看见陈律走了进来,他并不知道今天什么局,只是张喻群里通知,今天闲着没事,他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徐岁宁,顿了一下,然后直接在徐岁宁旁边坐了下来:“你不是不爱聚?“

    “我明天要走了,张喻给我组的局。“

    陈律看了她一眼,倒是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张喻被打断了片刻,也不影响她下半句,她看着洛之鹤说:“鹤哥,就算是朋友,怎么不看你问我过年回老家还是留在a市啊?你怎么就单独问宁宁?你不对劲。“

    陈律顿了顿,扫了洛之鹤一眼,跟徐岁宁说:“过年我去找你。“

    

高速文字手打 碧曲书库 徐岁宁姜泽陈律章节列表 https://www.biqugesk.org/biquge/147583/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
加入书签
投推荐票